笔趣阁顶点 > 执念 > 第三十九章

第三十九章

笔趣阁顶点 www.biqugedingdian.com,最快更新执念 !

    “什么孩子?”他一脸的迷惑。

    顾念以为他真是喝醉了,她沉吟良久,“你做了还不承认吗?也不知道周好好看中了你什么?”

    宋怀承拧起眉角,“你胡说什么?”

    顾念耸耸肩,“你们都快结婚了,有个孩子有什么奇怪的。我只是好奇,你准备怎么处理这个孩子?一边金屋藏娇,一边让周好好为你生下孩子,坐享齐人之福。”

    宋怀猛地凛起脸,他握紧拳头,“你是说那个孩子是我的?”他的眸色渐渐发沉。

    顾念撇开眼,不再看他。

    宋怀承内心汹涌,好半晌他才平复下来,“不可能。”他的嗓音低了几分,“怎么可能是我的?”他喃喃道。

    顾念惊讶地转脸看着他,“不是你的?那是谁的?难道你现在不能生了?”她拿着眼光上上下下瞅着他。

    宋怀承烦躁,“别用那样的眼光看我。那孩子肯定不是我的。我向你保证!”

    顾念扯了扯手,他却越抓越紧,“难道你也给她下药了。”

    宋怀承愈加头疼,“没有!”宋怀承的头低下去。“我从来没有碰过她。”他尴尬着别开脸。“你听到没有,顾念,我从来没有碰过她!这几你谁都没有。”

    顾念怔在那儿,整个人都定住了。

    既然说了,索性把话说开。宋怀承声音沙哑,“一年前,我答应和她订婚。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他灼热的目光直直地盯着她。

    顾念心里乱糟糟的,她垂下了眼帘,“你不用急着和我解释什么。你和她的事又不关我的事。请你放手!”

    宋怀承慢慢松开手,顾念转身,一步一步朝着房间走去。

    第二天,宋怀承睡到八点多才醒。醒来时,家里冷冷清清的。

    他拖鞋也没有穿大步跑出卧室,昨晚上,他想了一夜,决定还是把话和顾念说清楚。

    可是家里哪有顾念和孩子的身影。

    “顾念——顾念——”他大喊着。

    赵阿姨闻声走出来,“先生?”

    “太太呢?”宋怀承问道。

    “说是带盼盼去幼儿园看看,熟悉一下环境。”

    宋怀承看了一眼时间,转身回房换身衣服。他开着车来到幼儿园。

    正是上学时间,门口来来往往的家长和孩子。

    他坐在车上,想了想,给顾念打去电话。

    顾念带着顾盼去小班看了看。走廊上很多来送孩子的家长,有的是爸妈都来送来孩子,一家子满是幸福。

    不得不说,宋怀承找的这家幼儿园实在是高大上,硬件条件太好了。

    盼盼很喜欢,简直不肯走了。

    宋怀承一直没有见他们出来,便给顾念打了电话。

    顾念刚准备带顾盼去见新老师,“喂——”

    “你们怎么还不出来?”

    顾念皱了皱眉,“带盼盼去见老师。”

    宋怀承想了想,“那等我一下,父母都在场比较好。”

    顾念没理他,“随你。”

    顾念和老师打了招呼,老师让盼盼却教室和小朋友玩,顾盼没有犹豫。

    “顾盼好像挺外向的。”老师说道。

    顾念摇摇头,“张老师,盼盼开口说话晚,也是最近才开口的。以后就要麻烦您了。”

    “这样啊。以后我们三位老师会注意的。这种情况我们是建议她能和别的孩子多玩共处,孩子的语言发展需要一个孩子们自己建构的环境。”

    顾念直点头,“我知道,谢谢您了。”

    这时候宋怀承匆匆赶来,他伸出手,“你好,张老师,我是盼盼的父亲。”

    宋怀承这本正式,倒是让这位老师有些不知所措了。“你好。”

    顾念已经走到孩子身边了。顾盼玩的不亦乐乎,“妈妈,你吃——”都是一些玩具,顾盼现在自己烧饭,有滋有味的。

    顾念张开嘴巴啊呜一口。

    顾盼咯咯直笑,又投入到游戏中。

    宋怀承和老师足足聊了半个多小时,表情认真严肃。

    回去的路上,宋怀承解释道,“张老师还是挺厉害的,是师大研究生毕业。盼盼放在她的班你也不要担心,她一直在研究幼儿语言。刚刚她和我说了很多。”他兀自说道,“我觉得很有道理。”

    顾盼突然开口,“妈妈,那个玩具很好玩。”

    顾念唔了一声,“等你上幼儿园就可以去玩了。”

    顾盼眨了眨眼,那意思就是妈妈我也想要一个。顾念不予理会。

    可是宋怀承看在眼里,送他们回家之后,他没有上楼。“我出去一下。”

    他的解释真的可有可无,母女两谁也没有搭理他。

    宋怀承去了附近的商场,很快买了一套仿真的娃娃家玩具。随即工作人员和他一起送货回来。

    顾盼看到那一套玩具时眼睛长得大大的。“哇!”

    顾念扬了扬嘴角,冷冷地看了一会儿,便回书房了。

    宋怀承陪着顾盼两人开始组建。宋怀承发现顾盼真的特别聪明,只见她拿着图纸看一会儿便找到需要的东西。

    半个多小时,终于拼好了。

    顾盼站在那儿,捂着嘴直笑。

    宋怀承心里满满的高兴,感觉和签了一个大单子一般。

    “盼盼,喜欢吗?”

    顾盼点点头,又圆又大的眼睛看着他,“谢谢。”她顿了顿,“虽然你给我买了玩具,不过我也不会站在你这边的。”

    真是人小鬼大,宋怀承又好气又好笑。

    “爸爸买的不需要和爸爸说谢谢。”宋怀承声音极其温柔,虽然心里有些难受,自己的女儿和自己这般客气,不过现在能满足她小小的愿望就好了。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大,柔软的和丝绸一般。

    顾盼忽然对他扬起一抹笑,转头玩去了。宋怀承沉在她的笑中,在那一瞬间就像吃了蜜糖一样的感觉。

    他大底明白为什么人总要生儿育女,不是为了简单的传承,也许就是让人感搜这种父母与孩子间的美好。

    宋怀承心情愉悦的来到书房,顾念正在看书。

    阳光直射到书房,像披上了一层柔纱。顾念半躺在贵妃榻上,神色悠然,时光好像定格了一般。

    顾念发现了他,她坐直身子,书搁在一旁。

    宋怀承摸了摸鼻子,“我晚上有个宴会,会回来的晚一些。”

    顾念眼角动了动,“你不用和我解释什么。”

    “我只是希望我们之间能好好的相处,即使不是夫妻,也可以像朋友一样。我听张老师说,父母的感情对孩子的成长影响很大,盼盼她很敏感——”宋怀承小心翼翼地观察着顾念的表情。

    顾念按耐住自己的气愤,“你最没有资格在我面前说这些。”

    “我知道,所以我现在在改。”他呐呐地说道。

    *****

    宋怀承出门前换上了一件黑色的西装出门的,依旧那么出色帅气。

    这是他早期创业的一个伙伴过生日,今晚来的都是商业圈有头有脸的人。周家人自然也来了。

    宋怀承拿着水晶红酒杯坐在一旁。

    周好好穿着宝蓝色的a字连衣裙,脚下一双足有八厘米的高跟鞋,她依旧是那么的耀眼夺目。一出现在场不少男士已经蠢蠢欲动,找着机会上前和她搭讪。

    宋怀承眯着眼,目光落在她的小腹上。

    黎贺打趣道,“怎么了舍不得了?眼睛都看直了。”

    “一边去。”宋怀承没好气的说道。

    “其实说真话,好好比你家里那位有女人味,大气高雅。”黎贺点评着。

    宋怀承没搭话。

    “那是周家的女儿吧,真是漂亮。”

    “漂亮有什么用?还不是被男人甩了。”

    “怎么回事?”

    “你也真是消息闭塞。前段时间的新闻你没看吗?她未婚夫有了一个女儿,为了外面的那女的,和她分手了。”

    “哎。这男人就是花心。周家女儿也是可怜。”

    “可不是。前些日子还住院来着。你说现在的小三小四怎么就这么不要脸!”

    “谁知道呢?”

    宋怀承突然从暗处走出来,那两个贵妇看到他一惊,有一个认出他来了,脸色尴尬,赶紧拉着另一个人走了。

    “二位且慢。”宋怀承出声,“我女儿不是私生女,是我和我前妻生的。日后我们办席时二位有时间欢迎赏脸前来。”

    “好的。”女人干干地回道,说完落荒而去。

    周好好一步一步地走过来,两位妇人从来身边经过时还在嘀咕。

    周好好终于站在他们面前,表情平静如常。

    黎贺让开,“我去倒杯酒。”

    周好好看着他,眸光渐渐变了,幽怨悲伤。“怀承——”

    宋怀承抿了一口气,“好好,你怀孕了?”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

    周好好没想到他会问她这个,一时间脸色变了又变。

    “谁的孩子?”宋怀承问道。

    周好好咬着唇角,“顾念告诉你了?”她扯了扯嘴角,“你们和好了?”她纠结着,“你也看到了。”

    宋怀承眸光清冷,“好好,退婚的事我很抱歉。可你为什么要骗顾念?”

    “为什么?”周好好嗤笑,“因为我不想你们在一起,因为我爱你。你问我为什么?”

    宋怀承叹了一口气,“以后不要这样了,对你的名声不好。”

    “我还有什么名声,一个被甩了的女人。”她紧握着手。“如你所见,没有孩子,我只是骗骗她,那个傻子,真的信了?让我想想,你们是不是吵架了?”

    宋怀承沉默,“我会发一则申明的解释清楚。”他对周好好确实存在愧疚,多年的相伴,谁也不想弄到现在这个地步。

    黎贺和徐行站在一旁,“怀承的桃花运让我羡慕啊。”

    徐行一言不发。

    “不过,我也替他担心,周家人已经放话了,现在公司是四面楚歌。徐行,说句话啊?”

    “他会处理好的。”徐行回道。

    “你不要总是冷着脸吗?都过去了好不好?你真喜欢周好好,现在加把油,把她追回来。”黎贺说的轻松。

    徐行冷冽地说道,“这是我的事,不需要你们多管。”说完,他也不再理会黎贺。

    黎贺看着他的背影,耸耸肩,一群中了爱情毒药的疯子。

    周母看到女儿在和宋怀承说话,不一会儿就过去把她拉走,“你还找他?嫌他给你的屈辱不够吗?”

    宋怀承听见眉心蹙了蹙。

    因为在别人的生日宴,周家人纵使心里满腹的怒气,也不得不忍着,隔平时周母早就上来大骂了。周母本就是个厉害的人,这事自然不会轻易罢手的。

    “你要是还想嫁人就不要再和宋怀承纠缠不清!到底是着了什么魔了?你自己睁大眼睛看看,今天来的很多人比宋怀承好多了。好好,你不要在糊涂了!”周母怒其不争。

    周好好苦涩地笑笑,“妈妈,我不甘心,我不甘心。为什么顾念就能轻轻松松地得到他?为什么?我也爱他啊。”她的眼泪流下来。“我对他的爱绝不比顾念的少啊。”

    爱情哪能以多少来评判的呢?

    周母一把捂住她的嘴,“给别人看到像什么话?别哭,有妈在。”周母眸光冷下来,“你放心,妈会为你出这口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