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执念 > 第五十六章

第五十六章

笔趣阁顶点 www.biqugedingdian.com,最快更新执念 !

    陆叶声看着她脸色惨白,他是一名妇科医生,她这样的反应他自然猜到了答案。

    顾念怔怔地坐在那儿,心里百转千回。

    “要不要去医院做个检查?”陆叶声平声问道。

    顾念还抱着最后一丝幻想,“可能是受凉了。”她勉强扯了一抹笑。

    陆叶声眉心透着担忧,“有什么事的话和我联系。”

    见她恍惚的样子,陆叶声又强调了一下,“身体是最重要的,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我知道。”顾念端起水杯喝了一大杯水压下那阵恶心。

    “妈妈,你生病了吗?”盼盼担忧地看着她。

    “妈妈没事。”顾念笑着说道。

    盼盼抚了抚胸口,“我希望妈妈永远健康,永远都不要生病。”

    孩子就是孩子,无论发生什么还是那么的天真。

    顾念将盼盼送到画室,让方栩栩帮忙看一会儿。她扯了一个理由出去有点事便离开了。

    顾念走了很远,一路她都在想,如果她真的有了该怎么办?当她停下脚步时,面前是一家药店。

    顾念驻足了一刻终于抬脚走了进去。

    “你好,请问有什么需要?”店员热情的问道。

    顾念摇摇头,走向了一边。她买了一个测试纸,结账时,店员抬眼看了她一眼,“有会员卡吗?”

    “没有。”她递出钱。

    走出药店,盒子装在口袋里,顾念快速地向对面的kfc店里走去。

    几分钟之后,当她看到两条东西红线时,她的手颤抖着,根本控制不住。“怎么可能?”那晚之后,她闭上眼再次看了一眼,红线依旧在,不是她的幻觉。

    顾念笑了起来,满是无奈与悲哀。

    老天又在和她开玩笑吗?

    她笑着,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门外传来几下敲门声,“里面的人能不能快点啊?”

    顾念将验孕棒扔掉,一瞬间就被水冲走了。她擦了擦眼泪,抬手摸了摸小腹,可是这个该怎么办?

    她失魂落魄地从kfc走出来,一路上不知道撞了多少人了,直到有个人影挡住她的去路。

    宋怀承一路都跟着她,知道她去了药店,知道她买了验孕棒,只是他不知道刚刚的结果是什么。他看着她这个样子,心里有个想法,这个想法在他心里扎了根,让他迫不及待地想要过来。

    顾念缓缓抬首看着他,眼神迷茫地看不清他的眼。

    宋怀承的脸色很不好看,不安地看着她。

    顾念眼眶湿润,心里有什么多话可是对着他一个字都说出来。

    宋怀承拿下自己的围巾,轻柔地圈在她的脖子上。“我送你回去。”

    顾念咬着嘴角,大脑一片空白。

    车子平稳地行驶着,窗外霓虹灯闪烁着。顾念一瞬不瞬地看着,四年前,当她知道自己怀孕的那一刻是什么样的情景呢?她死扣着掌心,让自己保持清醒,车上的温暖渐渐让她恢复了意识。

    一路沉默,终于到了画室。

    车子停了下来。宋怀承依旧握着方向盘,他的脸色如常,“能告诉我结果吗?”

    顾念一只手抓在门把,“没有。”

    宋怀承眼底一闪而逝的失望,他抿了抿嘴角,“如果——如果有了,能不能——”

    “不可能的。”顾念截断了他的话,“即使有我也不会要的。”

    宋怀承心底挣扎着,他悲凉地笑了笑,嘴巴张张合合,却没再说什么。

    顾念眨了眨眼,“那天我吃了事后药了。”她试探地问着。

    其实她清楚她的药肯定出了问题,而能做到这一切的也只有他。

    顾念下了车。宋怀承依旧坐在那儿,一动不动。许久,他拿出电话,“帮我安排一个人在她,不要让她发现。”

    宋怀承自然不相信顾念说的话,可是他不能在这个时候逼她。他知道如果有了这个孩子,这也许就是他和顾念唯一的希望了。

    他望着窗外穿行的车辆与行人,沉沉地叹了一口气,胸口一出悬的太久,闷闷的疼。

    顾念出神地坐在沙发上,神色倦怠。方栩栩走过来,“怎么了?”她坐了下来。“很累?今天的医生怎么说的?”

    顾念蹙了蹙眉,“都是千篇一律。”

    “梁老师找了一些人,他们建议去北京那里。”

    顾念砸砸嘴,“盼盼现在的情绪很抵触,今天和我哭了一通。要不是遇到陆叶声,我真不知道怎么办了?”

    “他啊?陆大哥肯定有认识的人。上回你的手不就是他帮你针灸才有了起色的吗?”

    顾念站起身子,定下神,“栩栩,我怀孕了。”她清晰地说道。

    “什么?”方栩栩满脸的震惊。

    “是真的。我验过了。”顾念平静地说道,“在巴黎有的。”

    方栩栩不知道该说什么,“你准备怎么办?”

    “我不可能要这个孩子的。”顾念定定地说道。

    方栩栩知道她下了决心,可是她心里也有她的担忧,以顾念现在的体质这个孩子或许根本就保不住,她也不敢和她说。

    “我打算等短时间去做手术。”

    方栩栩沉默了一会儿,“这事我们还是再和陆叶声商量一下,他对你的情况很了解,顾念,你不能伤害自己的身体。”她紧紧地握着她的手臂。

    “我知道。”顾念苦恼地说道,“这个孩子时宋怀承设计我的。”

    那天顾念去药店买了避孕药,回来之后,客服就来打扫卫生,她想就是在那时候,避孕药被换了。

    时间怎么会那么巧呢?

    顾念苦笑,当初她那么渴望要一个孩子,他却一直给她下药。如今他却费尽心机地想用一个孩子来挽回她和他的关系,她真的有些难以置信。

    第二天,顾念给陆叶声打了电话,如方栩栩所说,这件事也只有陆叶声能帮她。

    她要做的隐秘,不能让宋怀承发现。

    顾念和陆叶声说了情况。一番检查后,顾念确实怀孕了。孩子四周,陆叶声的心陡然疼了一下。“下周安排手术,这几天你好好休息。”

    顾念点点头,“叶声,谢谢你。我总是要你帮忙。”

    陆叶声扯了扯嘴角,“我是医生。”他的语气有些干涩。

    陆叶声又给她开了一些药,“每天吃三次。”

    顾念还没有将药放到包里,门却突然打来了,宋怀承和一个高大的男人走进来。

    顾念回头看着宋怀承憔悴的脸,他大步走上前,“你怀孕了。”他定定地说道,克制着内心得喜悦。

    顾念缓缓站起身来,却不想面对他。

    陆叶声冷冷地扬了扬嘴角,对护士说道,“你们先出去忙吧。”

    房间的气氛瞬间变得凝滞,静的让人感到压抑。

    “顾念——”宋怀承的声音透着无奈还有期许。“告诉我——”

    顾念暗暗吸了一口气,空气中弥漫着的消毒水味道,刺激着她的嗅觉,“是的。”

    宋怀承冷锐的眉毛瞬间一皱,“那你想做什么?”

    顾念眯着眼,“我不可能要这个孩子的。”

    宋怀承就算早就预计到她的想法,可是这一刻,他还是感到了撕裂的疼痛。“顾念,不要这样,她是一条命,她和盼盼一样都是我们的孩子。”

    顾念撇过眼去,她迷茫地看着那堵白墙,满目疮痍,“不可能的。宋怀承,你放弃吧。”顾念很坚决,言语间没有一丝犹豫。

    宋怀承咬着唇角,内心焦灼,“如果我说,你生下这个孩子,我可以帮你的父亲提前出狱?”

    顾念不可置信地望过来。

    陆叶声握着拳头,“你疯了!宋怀承,你还有没有心?”

    宋怀承绷着脸,“陆叶声,这是我和她的事,容不得你多事。”他压制着他满腔的怒意。

    陆叶声直视着他,“怎么今天还想让人把我揍一顿?”他嗤笑,“我的好哥哥——”

    顾念眼瞳瞬间瞪大。

    “小时候爸爸和我说过,你让他很骄傲。原来不过如此,一个只会欺负威胁女人的人,我不知道到底有什么值得他骄傲的。”陆叶声嘲讽地说道。

    宋怀承脸色顿时一变,一把揪住他的衣襟,“那你呢?一个靠着你小姨当小三养育你,陆叶声你的存在本就是肮脏的产物。”

    陆叶声眼圈充血,“你住口!至少你的父亲一直爱着的女人是我的母亲。”

    顾念喉咙干涩,从陆叶声那句哥哥,她就僵住了。

    她看着两人的容颜,原来是这样。

    那么这些年陆叶声早就知道她的身份了?他一直帮她,甚至想要和她结婚?到底是为什么?

    顾念不解。可她也不敢往最坏的那个方向想。

    她想到宋怀承曾经对她说的说,你也不要太相信陆叶声了。他当时就提醒过她了。

    原来只是她不知道而已。“你们继续,我要回去了。”

    是谁说的,战争让女人走开。

    她一开口,宋怀承和陆叶声都安静下来,刚刚剑拔弩张的气氛瞬间安静下来。

    顾念低头走了出去。

    宋怀承刚想走,却被陆叶声叫住了。

    “宋怀承——”他说道,“这个孩子你留不住的。”

    宋怀承绷着脸,“如果万分之一的希望,我也会坚持的。”

    陆叶声眯着眼,眼里闪过一丝冷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