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盒饭女配之拆cp大作战 > 第75章 夫来运转一

第75章 夫来运转一

笔趣阁顶点 www.biqugedingdian.com,最快更新盒饭女配之拆cp大作战 !

    苏青青一夜好梦,一阵饭香味把她肚里的馋虫勾醒。不经饿的肚子咕咕叫了几声,对苏青青的赖床罢工表示抗议。苏青青被饿的无奈缓缓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竟是碧色的帐幔。苏青青心里哑然,不适的动了动,却发现身下的床榻异常坚硬,即使铺了几层厚厚的褥子也显得单薄无比。

    苏青青慢慢的起身,望着古色古香的房间惊了一身冷汗。这是什么状况!她不是应该在组委安排的酒店里,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苏青青满心疑虑,试图与獬豸联系,却久久得不到回应。

    就在苏青青焦急万分的时候,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

    “娘亲,钱婆婆让我来问你,今天的早饭你打算在哪吃?要是,要是你还没起。帆儿,帆儿给你端过来吧……”稚嫩的童音穿门而入,语气里带着明显的怕意,小心翼翼的探问着。

    “娘亲?”苏青青环视四周,宽大的房间里除了她这个活物,别无他人。

    难不成是叫她的?

    苏青青越想越肯定,不由的囧了一脸黑线,她现在穿过来白捡了一个家,直接升级成人-妻,人母了。可是她这个一家之母却不认识家中的一众老小!这,她该如何解释,难不成告诉他们,她睡着睡着就失忆了?这理由也太蹩脚了吧,说出去恐怕三岁的孩子都蒙不过去。怎么办?弄不好她就要被当成妖怪给烧了!

    苏青青越想越难受,眉头皱的都快打了结。

    帆儿趴在门上仔细的听着里面的动静,屋内静悄悄的没有人应答。帆儿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还好自己声音小,没有吵到娘亲。要是吵醒了她……

    帆儿想到自己吵醒娘亲的后果,止不住打了一个寒蝉。娘亲暴虐的样子,真的好恐怖。帆儿轻手轻脚的合拢门缝,简单的收拾一下衣裳,小跑的离开主卧。

    “婆婆,蛋羹熟了吗?”帆儿一进厨房就直接窜到钱婆婆的身边,他扬起小脸,眼巴巴的望着锅里的鸡蛋羹狠咽了几口口水。钱婆婆蒸的蛋羹看起来嫩滑无比,青翠的葱花飘在上面勾的人心里痒痒的,帆儿的眼睛都快钉到蛋羹上,直到钱婆婆轻咳一声,帆儿才依依不舍的移开目光。

    “帆儿,你娘亲怎么说?”

    “娘亲还没有起身,等会饭熟了我给她端过去。”帆儿偷偷的闻着空气中蛋羹的香气,小声的说道。

    钱婆婆看着外面斗大如盆的太阳,止不住的叹了一口气。家家户户都是卯时起身劳作,只有这江府,肆意妄为。这都快到巳时了,家母还不起身,让一介幼童给她端饭,她也真是好意思。这江老太爷聪明一世,老了老了花了眼,挑了这么一个儿媳妇,真是难为这一对傻父子了。钱婆婆越想越生气,可是却又无可奈何,这毕竟是江府的事,她就是一个烧火做饭的婆子,又能怎样。

    钱婆婆疼惜的揉揉帆儿毛茸茸的脑袋,柔声说道“帆儿,蛋羹我给你温着,你不用去找你娘了。这还有小半份儿是我分出来的,去,把这个端给你爹,你们俩把这份吃了。”

    帆儿缩了缩手,努力地把视线转向别处,不敢给钱婆婆手里的青瓷小碗分去一个眼神。空气里蛋羹的香味越发浓重,帆儿努力屏住呼吸,生怕自己忍不住就接过来。

    “婆婆,我们不吃。我,我去看看爹爹。”

    钱婆婆伸手拦住几欲外逃的帆儿,拿来一张干净的抹布趁在蛋碗下面塞进帆儿的手里。“吃吧,没事的,你娘亲不会发现蛋羹少了的。”

    “婆婆。”帆儿看着手里的蛋羹,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他和爹爹已经很久没有吃过蛋了,上次他偷了一个蛋,娘亲发现了,爹爹就被娘亲修理的很惨。这,这……

    帆儿端着鸡蛋羹,眼里满是挣扎。

    “快端走,不然待会蛋羹凉了就不好吃了。”钱婆婆推搡着犹豫不决的帆儿出门,心里酸涩异常。这苏青青真是不要脸,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自己就一点都不心疼。光把好的往自己肚子里喂,帆儿小小年纪就这般早熟,真不是福呀。

    帆儿看着笑得和蔼的钱婆婆,吸了一下鼻子,哝声道“谢谢婆婆。”

    “快去吧。”

    “嗯。”帆儿端着小碗三步并作两步,匆匆跑出去。

    一路上帆儿一直挂着笑脸,心里开心的想,“他和爹爹能吃蛋了。”

    帆儿跑的太着急没有见到对面的来人,碰的一下两人撞在一起。帆儿没端稳,眼瞅着青花小碗被撞得飞了出去,蛋羹沾了土,撒了一地。帆儿心皱在一起疼的快要哭出来,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

    “你怎么了?”苏青青低头看着坐在地下的小童,轻声问道。

    帆儿听到熟悉的声音,惊愕的抬起头,眼里布满恐慌。“娘……娘亲……”

    苏青青听到地下的小童口中的称呼,心里变了几变,这莫不是早上叫她起床的小孩子。

    “你端着碗要去哪里?”

    帆儿听到娘亲问自己瓷碗的事情,心底凉了一片。他努力憋着眼泪弱弱的抬起头,眼底净是惶然。“帆儿要去,要去爹爹哪儿。娘亲我错了,我不该偷吃,是帆儿嘴馋,不关爹爹的事。”

    帆儿的呜咽的说着,小手试图拉住苏青青的衣角,但又想到自家娘亲十分厌恶自己,抬起的手又重重的放下。

    苏青青暗中打量着地上的孩童,他大约六七岁的样子,长得瘦瘦的,全身上下的骨头感觉都比肉要多。枯黄的皮肤紧紧依附在骨头上面,皮下的血管依稀可见。小童嘴里不断地呢喃着,抬起头迎上苏青青的视线,眼睛布满惧意。泪包鼓鼓的,想要哭却不敢哭出来。

    苏青青看着小童委屈的样子,暗想莫不是自己撞疼他了。苏青青勾勾嘴角甜甜地笑着,抬起手附上帆儿的脑袋,柔声说道“帆儿,要去找爹爹就慢慢的跑,是不是撞疼了?来。让娘,娘亲瞅瞅。”

    “娘亲……”帆儿怕苏青青怕到骨子里,努力缩着自己的身子,战战兢兢的唤着娘亲。娘亲从来都不会对他笑,这回娘亲肯定是气极了。“娘亲,帆儿错了,帆儿不该贪一碗蛋羹。”

    苏青青看着帆儿畏缩的样子,蹙了蹙眉。这孩子是听不懂她的话?还是另有他情?

    “蛋羹?什么蛋羹。”苏青青疑惑的问着帆儿。

    苏青青不问还好,一问帆儿忍下的泪一涌而下。“是娘……娘亲你的。”

    “我的?你没有吗?”

    帆儿惊恐的看着自己娘亲,娘亲是气糊涂了吗?“婆婆每天只蒸一份,帆儿和爹爹的被收走了。”

    “嗯?……”苏青青轻疑出声,上前拉起帆儿青青拍去他身上的尘土。“带我去厨房看看,什么叫只有一份。”

    帆儿在前小步小步的挪着,到厨房的路他想永远都走不完,这样娘亲就不会找钱婆婆的麻烦。

    可是理想与现实总是差了很远,他们俩还是走到了路的尽头!

    钱婆婆揭开锅盖仔细观察着蛋羹的情况,蒸久了的蛋吃起来容易老,而且卖相不好。钱婆婆刚拿起筷子戳了一下蛋羹,苏青青就打头进了厨房。

    屋内的光线突然一暗,钱婆婆扭过头看着来人。苏青青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把她吓得一身冷汗。可转念一想,自己也没犯事就放宽心,恭恭敬敬的向苏青青行了一礼。

    “主母,早。”

    “钱婆婆?”苏青青看着面前慈眉善目的婆子,疑惑的开口。

    “不知主母,叫老婆子何事?”

    苏青青拉着躲在他身后的帆儿,严声质问道,“蛋羹为什么只有一份?帆儿和老爷的呢?”

    钱婆婆听到苏青青的话,惊疑的抬起头“主母,你下令不给的。”

    “我?”苏青青指指自己,钱婆婆随之点点头。苏青青转身看了看帆儿,帆儿小声的回答是。

    苏青青沉默一会,暗想此事另有隐情?苏青青回过神,本来来寻恶仆的火气消去大半。她拉着帆儿手上前,帆儿止不住的颤抖,这孩子是怕成什么样了。“钱婆婆把蛋羹都给帆儿送去,你到我房里来一趟。”

    钱婆婆心下疑惑,也不敢表露出来,只能应声答道。

    ---分割线---

    苏青青的主卧精致典雅,隐隐透着一股贵气。香炉中青烟袅袅甚是好闻,但是跪在地上的钱婆婆却没有欣赏的心情。钱婆婆跪在地上已经有一盏茶的功夫,苏青青只是盯着香炉,并不理睬她。

    钱婆婆早年受过风寒,腿骨不好,跪久了就隐隐发疼。钱婆婆忍不住,小声唤道“主母!”

    苏青青听到钱婆婆的声音回过神来,“送去了?”

    “送去了。”

    “嗯。”苏青青轻哼一声,移目打量着钱婆婆的神色,只见钱婆婆面露难色,不停地用手揉着膝盖。苏青青放柔声音,说道“婆婆起身吧!我今日睡久了,脑袋竟有些糊涂。钱婆婆,老爷是不是和我拌嘴了,怎么不见他我同房?”

    “回主母。老爷,老爷是被你安排到西厢柴屋。你下禁令,禁止老爷随意出门。”

    苏青青一愣,没有说话,眸子里闪过一丝晦涩的情绪。心中暗暗猜测元尊夫妻定是有仇,而且元尊在府中的权力甚大。

    苏青青思索了一阵,久而,复声问道“老爷今日可好?”

    钱婆婆垂着头,抖着嘴唇,小声道“老爷还是傻乎乎的,大夫说娘胎里带出来的痴傻治不好。”

    苏青青咬了咬唇,墨色深重的眸子看着钱婆婆,挥手示意她下去。苏青青待钱婆婆走后,只觉得事情有些棘手,夫君痴傻,孩童惊怕,到底这个世界都发生了什么?她想了解这个世界的隐情,可是旁人,她也不方便多问。问多了容易引起不必要的怀疑,这对她不利。

    哎!现在只能等獬豸的回音了。

    苏青青忧心重重,看着饭桌上的食物吃的索然无味。苏青青一天都在试图与獬豸联系,但是毫无收获。

    夜色沉沉,困意袭来,苏青青枕在瓷枕上忧心的睡着。

    窗外的风萧瑟的刮着,吹的纸窗户撕拉作响。睡在檀木床上的苏青青眉头紧皱,看起来睡得十分不安稳。

    苏青青在梦中游离在江府之中,眼前不断闪现江府的庭院景色。亭台楼阁,古风古韵。突然画面停滞,苏青青停在一间破破烂烂的屋子前,身子再也动不了分毫。

    “该死的……你这个该死的贱货!快说你爹把食谱藏在哪了?”女子恶声恶气的吼声传入苏青青的耳朵,让她不由地皱了皱眉,什么人?

    屋子里的吼声不断,苏青青听到那些不堪入耳得骂语,烦闷异常。她向内望去,只见一个狐裘白衣的瘦高女子抬脚踹向缩在角落中的男子,男子长得眉清目秀但是整个人看起来痴痴傻傻的。脸上有着明显的青痕,原本浑噩的眼眸中只剩空洞,透着浓浓的绝望。

    “娘子……江城不知道……江城不知道什么是食谱。爹爹死的时候没给我,妻主不要打江城了,求你了,江城疼。”男子低声的呜咽着,就像小孩子一样祈求着。

    苏青青眉头皱的更紧,江城,这府邸的主人?那这女子是元尊?

    “不知道,骗谁。老头子最疼你这个傻子,骗我嫁给你这个白痴,他能不给你食谱。快说,要不然我打死你!”

    江城抱紧自己的脑袋,小声的呢喃着。“江城不知道,江城不知道……”

    瘦高女子气的双眼通红,随手拎起屋子里的烛台,丝毫没有迟疑的朝男子砸了过去。

    “不……”苏青青阻止不及,男子的脸上身上都是血迹。瘦高女子看着男子虚弱的样子,笑得残忍。

    “江城,你什么时候知道了,什么时候才能出去。可别想太久,帆儿会跟着吃苦的。”

    瘦高女子转过身,好像发现了正在偷窥的苏青青。她勾起嘴角,浅薄的笑笑。“你来了!呵呵!”

    苏青青被盯着的全身发冷,突然从梦中惊醒,她身上的亵衣完全被冷汗打湿。苏青青摸索的走下床喝了一杯凉茶。清凉的月光散进屋内,苏青青眼前晃过江城那张惊恐的脸,她定了定神,沉声道“我来了!江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