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盒饭女配之拆cp大作战 > 第18章 霸道总裁猎爱记六

第18章 霸道总裁猎爱记六

笔趣阁顶点 www.biqugedingdian.com,最快更新盒饭女配之拆cp大作战 !

    白夙早早的在工作室门口等着,看到苏青青来了满心欢喜,身后的小尾巴都能翘上天。苏青青看看手上的腕表已经超过约定的时间了,李天恒还没有到。脸色阴沉弄得白夙的好心情都快结冰。

    苏青青早已在心底做好李天恒不来的准备,只是没想到真遇到之后心情还是会如此糟糕,一个商场半吊子和一个半疯子能不能打赢对手确实难说。心里哀叹几句之后,恢复僵尸脸拉着白夙迅速地进入工作室。

    两个人进到工作室之后面面相觑相对无言。苏青青实在忍不下去就打破了两人之间静默的僵局“白夙,不瞒你说。我遇到了一些麻烦。我可以告诉你,但请你保持冷静不要咋呼。可以吗?”

    白夙捂紧嘴巴,拼命地点头表示同意。

    “我和方褚浩离婚了。不是说不能咋呼的,你要做什么?”苏青青怒瞪着白夙张开的嘴巴,从口型分辨出应该是一阵刺耳的“啊”。

    白夙把惊奇压下去,做了一个拉拉链的动作,表示封口再也不会出声打扰她。苏青青满意的点点头,继续道“我们离婚后,我意志消沉过一段时间。当我回过头重新接手诚宏时发现现在的公司存在诸多漏洞。我想要在公司里进行一场改革,可是缺乏助力去对付那些隐藏的敌人。所以我想让你帮我想出一些新奇的创意帮助诚宏去开拓新市场。本来还有一个狗头军师但是人家拒绝了我的邀请,现在就剩下我们两个苦苦奋战了…”

    “咳…”李天恒出声打断两人的谈话,对着两张惊奇的面孔微微一笑。“只不过睡过头晚点了,就被苏大小姐说成了狼心狗肺的小人。我李某人的人品就这么值得怀疑。”

    苏青青大喜过望,上前紧紧抓住李天恒的手就怕他跑了。白夙看到苏青青又一次破功,竟然是因为一个陌生的男人。身上的醋意弥漫的整间屋子都发酸,在白夙眼里能让苏青青变脸的专利只能属于他一个人,任何使出该绝技的人都属于他的敌人。因此李天恒和白夙的第一次见面就注定了今后的不对盘。苏青青没有注意到白夙的变化,欣喜地向李天恒接介绍自己的计划。

    一番部署之后,以苏青青为首的临时组合就此上任,由此打响了武装反抗黑恶势力的第一枪。

    下午,苏青青主持召开了第一次例会。在会议上任命了新的监察总监和创意总监,罢免三叔手下的两员大将。三叔不服气,在会上闹开,大骂苏柏忘恩负义,苏青青黄毛丫头不懂公司事务就乱作决定。

    苏青青看着三叔争红的脸,一字一顿的说道:“我,苏青青。虽没有过人之才,但我有锐意创新之心。诚宏举步不前,众董事纷纷抱怨年终分红缩水。如果诚宏还是固步自封,我们还不如早早收拾好铺盖,滚蛋回家。三叔你毕竟老了,父亲将公司交给我就是对我的一种认可。你这么反对是有更好的方法让大家分红增倍,如果有就请说出来,藏私是会被大家所耻的。”

    众人议论纷纷,三叔竖起指头,“你,你,你…”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地话,面色灰败的倒在座椅上。

    苏青青大煞三叔威风的事传到苏柏耳朵里,苏父对苏青青的做法极为不认同,觉得她暴露的太早,认为韬光养晦才是上上之策。

    晚上苏青青主动找到苏父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化解了苏父的不满和疑问。“爸,我知道你觉得我做事不够沉稳,暴露的太早。那些人心里会对我产生提防,不利于我行事。可是…”

    苏父看着苏青青放下手里的茶杯,难得面露疑问。“可是什么?”

    “可是现在各个部门对我都是阳奉阴违。我没有足够的实力去获取我想要的。既然局势混杂,何不警以诱之,扮猪吃老虎。让他们觉得我过于急躁,防范一时还是会放下戒心,那时我在雷霆出击才会有意想不到的结果。”

    苏父在一旁静思一阵,开口问道“那你可有万全之策?若你最信任的人里出现叛徒你怎么做,暗中对手对你下黑手你如何处理。成大事者不能只高瞻远睹,注意到方方面面的细节才是关键。走吧,回去再好好想想。”

    苏青青听了苏父的一席话,突然脑袋闪过一个想法,赶紧拨通白夙的电话。

    “喂,苏宝贝什么事?”

    “白夙,你听着。你的设计图以后做两份,两份有些许差异。正确无误的那份只需交给我,修改过的那份我会置于公众眼下,我们放线钓鱼。还有这件事谁都不要说,包括李天恒,知道的人越多越容易出错。”

    白夙一听苏青青把李天恒排除在外,心里乐开了花,满口答应。第二天白夙对着李天恒一直神色暧昧的偷笑搞得李天恒一头雾水。

    “白疯子,我不喜欢搞基,而且你这种弱受容易春闺寂寞。对不起,就算你爱我我也做不到。”李天恒对着白夙修长白嫩的脖颈轻吹一口气,弄得白夙小脸微红,有口难言。

    苏青青为工作苦苦奋战,而这边方褚浩和安欣为了自己的爱情大业也是烦心不已。

    安欣拉着方褚浩去见自己的父母。相比于方褚浩父亲的冷漠无情,安家就热闹的过火。安父很木讷只会招呼自己的女婿吃菜喝酒,其他并无多言。安母打电话四处通知炫耀自己家的乖女儿带回来了一个金龟婿。吃饭时看准女婿是越看越满意,一直往方褚浩的碗里夹菜,不一会儿方褚浩的碗里就摞起高高一层。

    方褚浩微微向安母一笑,细碎的刘海下眉头紧皱十分不情愿的吃碗里的菜。从小接受的礼仪让他无法接受安母的好意,可是他的轻微洁癖让他从内心反感这种行为。

    用别人沾有口水的筷子夹菜吃饭,让他觉得浑身都不自在。他看着安欣对她妈妈的行为不加制止,还带有鼓励眼神,心里第一次对安欣起了反感。

    吃了没多久,门铃作响。安母夹菜的手终于停下来,听着门外的吵闹眼神一亮。连忙起身拽拽衣角,在路过洗手间时还梳了下头发,然后嗓门大开对着门外大喊。

    “来了来了,你们急什么急!”门一打开涌进一堆人,本来就狭小的空间更加站不住人。

    各色的女人东一句西一句,句句不离安家的金龟婿。拉着安母仔细询问方褚浩的信息,安母的嘴朝正在低头降低存在感的方褚浩一呶。

    一大团人又围着方褚浩问东问西。求工作,让方褚浩介绍自己的朋友给自己的女儿,乱作一团。方褚浩只觉得自己的脑袋旁有一千只鸭子呱呱乱叫,烦的不行。脸色微冷,拉着安欣就告辞,留下一脸尴尬的安家夫妇和七大姑八大姨。

    安欣对方褚浩冷落自己父母的行为极其不满意,这让她觉得自己在亲朋面前颜面尽失。跟着方褚浩回到两人的小天地,使劲的哭诉闹腾。方褚浩心情本来就烦躁,看到安欣如此更是没有好脸色,重重的摔门而去。

    方褚浩开着车在空荡的大街上游走,看到一个形似苏青青的女人手里抓着热包子双手快速互换翻腾吹气,迫不及待的往嘴里塞。似乎是被烫着,急呼凉气。看着看着满心的烦躁就渐渐平静下来,要是苏青青不那么冷情其实在一起也挺好的。好像被脑中的想法吓到,使劲摇摇脑袋急踩油门扬长而去。

    苏青青嘴啃包子,突然打了一记喷嚏,包子没抓好就掉在地上。苏青青看着地上的半边包子恶狠狠道“谁这么讨厌在我吃包子的时候想我,害我丢了一个包子,真真是要饿死我。”心底不有对某人做了一顿鄙视和一个无关痛痒的诅咒,咒你接下来吃包子没肉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