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盒饭女配之拆cp大作战 > 第43章 折子戏三

第43章 折子戏三

笔趣阁顶点 www.biqugedingdian.com,最快更新盒饭女配之拆cp大作战 !

    苏青青淡定的坐在后台品茗香茶丝毫不理会台前的高呼,反倒是小桃激动得不行。小桃看着自家主子难掩心里的喜色,她就知道以自家姑娘的才能和美貌迟早能红遍大江南北!瞧瞧,现在戏都散了多久,那些个达官贵人还不是乖乖的守在前台求主子上场谢幕,这可是班里的独一份!想到这小桃觉得脸上更有光,腰板又直了直。

    凤元清风风火火地从台前跑进来,看着苏青青恨不能把她当做财神爷一样供起来。“青青,前些日子你不是答应去前台看看,我觉得今日就不错!那些个贵人可都在那眼巴巴的等着呢!你要再不去,我这把老骨头就要被他们拆散了。”

    苏青青拨开浮起的苦丁茶也不理会凤元清的招呼,小酌一口舌尖上苦涩难堪,弄得她柳眉微蹙。

    凤元清盯着苏青青的一举一动,看到她皱起眉头面露难色,以为又要拒绝心里不由得哐当一下。“青青……”

    “班主再给我一盏茶的时间容我简单收拾一下。不过,就劳烦班主替青青向贵客告罪了!”苏青青能够不推脱,就算耽误一会凤元清心里也是一百个愿意。嘴里说着好好好,迈着小碎步又匆匆奔回前台。

    “哟,看看我们的苏花旦架子可真是大,连班主都敢指挥!我们这等人知道礼仪尊卑,腰杆子哪敢这么直……”对面卸妆的青衣看到凤元清对苏青青的热乎劲,话里泛着酸气,一个劲的挑着苏青青的不是。

    苏青青不为所动继续往头上插着碧玉步摇,青衣说了几句见没人应答就失了兴趣,渐渐闭了那张聒噪的嘴对着自己的丫鬟撒气。

    凤元清东一句稍等西一句抱歉忙的晕头转向,时不时的看一下侧门希望他家姑奶奶直接飞到他眼前。

    凤元清刚得闲还来不及喘口气,就被旁边的男人拉住一阵埋怨。“凤老板不是说一盏茶的功夫,现在我都三杯水下肚也不见个人影,难不成你是把我们晾在这当猴耍!”玄衣男子愤愤不平的开口弄得凤元清尴尬不已,下不了台面。

    “呵呵,”一阵清脆的声音从门帘后传来如鸣佩环叮铃作响。“各位贵客是青青怠慢了!青青为了遮丑,薄施粉黛让贵客久等了。”

    纤手挑起门帘露出倾城美人,粉黛略施眉眼自俏,三千青丝只用碧玉步摇轻挽着更添一份灵逸。景言看着款款而来的佳人眼里的惊艳更胜,摇摇纸扇赞誉道。“眉将柳而争绿,面共桃而竞红。”

    苏青青咬唇浅笑,“这位贵客谬赞了,青青自知面丑难以见人,就打扮了许久为自己添点勇气。贵客这般赞扬,青青羞涩难当。这位贵客能否告诉青青你的姓名,青青定会记在心间……”

    “景言!”

    苏青青听到景言的名字,快速的垂下眼敛掩去里面的波澜。在元尊的记忆里,景言喜欢元尊的唱腔才会去捧元尊但始终不肯出面见她,因此元尊对景言的样子始终都是模模糊糊,只知自家金主面如冠玉。元尊连景言的面都没见过,仅仅因为几封暖心书信就被景天嫉恨,被硬生生的绑在青纱帐后看了兄弟版春-宫,还外送扒皮抽筋。现在景言出现在她的面前眼里净是兴趣,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

    景言看着美人因为他的名字而沉默,忍不住问道“我这名字可有什么不妥,以至于青青姑娘沉默这么久!”

    苏青青还在纠结如何应对好就此断了景言的好奇,脑袋里一团乱麻。听到有人问话也没多想就直接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没有不妥。只是公子嘴巴甜如蜜,青青愚笨怕被你骗,以后还是躲着你走。或者说是公子宽宏大量让着点青青,离青青远点,青青可不想惹祸上身!”

    景言头一次听到有人让他离得远一点,他从小就晓得自己身份尊贵,赶着架子巴结的人都能从城东排到城西。现在被一个小小的戏班花旦嫌弃,心下难免有点不平。“这花旦貌美,脑子太笨,欠调-教!”

    景言出于自身的教养并没有把那点不满表露在脸上,摇着纸扇看着浑不在意,只是另一只袖子里的手青筋暴起。“青青姑娘几次推脱不见我们,现在姗姗来迟,是不是要做点补偿,不如陪我们饮几杯水酒。”

    周围的人觉得这提议不错,纷纷起哄,要求苏青青陪酒道歉。毕竟醉酒的美人不多见,能趁机吃点豆腐,再好不过。

    苏青青恭恭敬敬的向众客半俯身作揖,“贵客真是难为青青了,青青酒量太差酒品更是拙劣,青青陪酒只会让各位不快。青青自知有错愿拿出家私买几罐醉仙楼的佳酿,送于各位以当赔罪。”苏青青眼里一片湿漉,美人相求众客心里一软就答应了。

    景言默不作声,朝苏青青点点头以示赞同。

    跑堂送来美酒,盖子一开酒香弥漫在整个大堂,众客也是淫浸多年的酒虫只闻气味便知好坏。这种清香应是深埋二十年的女儿红,醉仙楼这等美酒的价格也是不菲,花旦娘子也是下了血本。众人倒酒浅饮,一入口的香醇润滑更让他们满意,之前久等的愤懑也就消散了。

    景言品好酒无数,这等二十年的也只是平常物。对他来说,这点补偿远远不够,更何况他锱铢必较,今日定叫花旦出出丑长点记性,有的人不是你能躲得了的。

    景言偷偷让自家小厮找三个杯子下点增强酒劲的药粉,让苏青青耍耍酒疯。小厮示意准备就绪,景言就拉来苏青青为她倒满女儿红。“薄酒三杯,望青青姑娘勿要推辞。”

    苏青青这个身子确实不能饮酒,无奈只能用眼神向凤清远求救,凤元清心领神会赶紧出来圆场。“青青确实酒量不行,也闹了不少的笑话。景公子这酒不如让我喝了吧!”

    凤元清准备去拿那三杯酒被景言用扇子挑开,景言嬉笑道。“班主心疼自己台柱,景言能够理解。只是这酒不多,青青姑娘确实太不给面子了,这么大架子的花旦我们可不待见……”

    其他人一品也觉得确实如此。“青青姑娘自罚三杯不过分!”

    “三杯醉不了人,喝了不会有什么事,莫不是不给我们面子!”

    “对呀,喝吧,喝吧!”

    苏青青迫于众人压力,无法只能硬着头皮喝下一点。酒入肠胃,一阵翻腾。一杯下肚头就晕的不行。

    “青青姑娘还有两杯!”景言好心的提醒着。

    “嗯”苏青青忍下眩晕感,又服下一杯,肠胃打仗的更厉害,整个人按着桌子摇摇晃晃。景言见计划就要成功送上最后一杯,苏青青闻到酒味就吐了出来,吐的景言一身污秽。景言当场面色铁青,苏青青吐完就晕了过去倒在凤清远的怀里不省人事,没有见到景言暴走的样子。

    “脏死了!”景言泡在浴桶里,发狠的洗着自己。门环轻动黑衣男子推门进来,看见水桶里的粉红娇躯心里一阵痒意,弟弟从小就是这般可爱,总想让他去好好欺负下。

    景天眼含笑意看着景言嘟着嘴咒骂个不停,“在骂什么?”

    “大哥,你吓死我了!”景言被突然出现的景天吓了一跳,拍拍自己光裸的胸膛又埋在水底“有个花旦实在太笨,欠收拾。大哥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好好折磨,折磨她!”

    “这种事你不用出手,我帮你解决就好。”景天宠溺的揉揉景言的脑袋,尽显温柔。

    景言挪去景天的大手,扭过身子看着自家大哥。“不行,我要自己报仇,大哥别插手。”

    “哪家的花旦?”景天看着自己愤恨不平的弟弟,难得心生好奇。

    “凤仙班苏青青,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