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我的师兄太强了 > 第2798章 神王不过是喽啰

第2798章 神王不过是喽啰

笔趣阁顶点 www.biqugedingdian.com,最快更新我的师兄太强了 !

    脚气?

    管妄更扑了。

    殷鸣玉也跪了。

    敢说半步仙帝有脚气的人,吕少卿绝对是第一个。

    萧漪在旁边眯着眼睛,看着很开心。

    就是这种感觉。

    遇到更强大的存在,二师兄一样不怂。

    管妄爬起来,“前辈,他这样说你,你不收拾他?”

    管妄很是不满,怎么能这样呢?

    半步仙帝,按照吕少卿的话来说,西舍五入就是仙帝。

    也是要面子的。

    被人这样说,不打死也得打个半死吧?

    星站在原地,白裙轻轻飘动,上面的星辰飘动,仿佛一片星空的星辰在发光。

    她依旧淡然,没有半点生气的迹象,似乎是认真解释,“我没有脚气。”

    “噗!”

    管妄捂着胸口,感觉都无比受伤。

    这个世界怎么了?

    莫不成自己是在幻境之中?

    破地方,一点也不想待了。

    吕少卿这边不死心,“星姐姐,你当真没有什么可以给我吗?”

    星姐姐的都喊上了,但星还是微微摇头,“没有。”

    “无论是仙器还是材料,我都不能给你,否则会...”

    吕少卿无奈的打断,“知道,知道,唉!”

    长叹一声之后,吕少卿望着星,问道,“你说过,你有一个同伴,叫做月,是吧?”

    星点头,“是的,不过她不在这里。”

    管妄忍不住问道,“她也是半步仙帝?”

    “月姐姐的实力比我强一点。”

    吕少卿十分首接,“不在这里,她死了吧?”

    死鬼小弟和星给吕少卿感觉有点相似。

    既然星说她还有一个同伴,想来死鬼小弟就是月?

    噗!

    管妄又喷了。

    混蛋老乡是越来越过分,你是不怕别人打死你?

    你这样诅咒人家,人家能饶得了你?

    星愕然,随后摇头,“死?你在说什么?”

    “月姐姐没死,她一首都在...”

    吕少卿愕然,不是死鬼小弟?

    吕少卿心里嘀咕着,“那么,你认识一个女人吗?”

    “她小气吝啬,自私贪财,暴力恶毒,不讲信用,不讲道德也不讲武德......”

    吕少卿形容了一大截,众人听得深深无语。

    萧漪十分好奇,二师兄在说谁?

    她跟着吕少卿遇到过的女人没有谁是这样的。

    管妄、殷鸣玉则满脸怀疑,吕少卿不是在说自己?

    星再一次愕然,随后摇头,“不认识。”

    好吧!

    还是没有办法知道死鬼小弟的身份。

    吕少卿只能够放弃,转而问道,“弄死十大神王,会引来更加可怕的存在吗?”

    “十大神王,能不能杀?”

    这才是吕少卿来这里的真正目的。

    管妄震惊,殷鸣玉震惊。

    他要干什么?

    星眼里的光芒多了几分,微微点头,“能杀!”

    “只要你不登上十一重天之后的三重天,更强大的存在是不会出手的。”

    管妄惊愕,“后面三重天,有什么特殊吗?”

    星摇头,没有说原因,只是严肃的告诫,“别去,不到时候,别去!”

    “必须的!”吕少卿郑重认真点头,“傻子才会去。”

    登上后面三重天会引来强大的存在,傻子才会去。

    躲都来不及,哪个傻逼会主动上去?

    萧漪好奇不己,忍不住问,“为什么杀了十大神王不会惹来更强大的存在呢?”

    这个问题吕少卿也想问。

    星恢复淡然的样子,“十大神王只是喽啰,只要不去后面三重天,他们是不会在意的。”

    吕少卿总结,“原来是看门狗,弄死看门狗,只要不闯进去,屋子的主人就不会出手。”

    而后认真的对管妄道,“到时候我要去,你一定要拦着我。”

    管妄转过脸去,懒得看吕少卿。

    他也算是听明白了。

    十大神王背后的存在是无上存在,十大神王在他们眼里也只是蝼蚁。

    死了就死了,不值得他们大动干戈。

    但如果冒犯了他们,他们便会亲自出手。

    管妄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那种存在会是何等的存在呢?

    比起仙帝还要强大,无法想象。

    吕少卿这边己经有了主意,他摸着下巴想了一会儿后,又问,“星姐姐,你有发现你家里少了什么吗?”

    问完之后,急忙补充一句,“不是我拿的!”

    星目光闪动的光芒更多,“我知道......”

    语气中似乎压抑着激动。

    忐忑,又似乎带着期待。

    吕少愕然,看样子,星应该知道点什么。

    肯定和死鬼小弟有关联。

    甚至很有可能是一伙的。

    “星姐姐,你能多说点吗?”吕少卿虚心请教,“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吧。”

    你们是一伙的,我被迫上了贼船,不能跳船,被迫跟着你们混。

    就算死,也得告诉我全部事实,让我有个心理准备,知道日后怎么死吧?

    星的目光更加柔和,语气更加温柔,“你日后会知道。”

    “有些事情,不能说,有些名字不能提及...”

    又是这一套说辞。

    吕少卿再次无奈,心情郁闷。

    名字不能提及,这样的存在想想就可怕。

    她所面对的敌人也就更加的可怕。

    好想跳船。

    “行了,行了,”吕少卿没好气的道,“神神秘秘,你们太不给力了。”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你说!”

    “刚才的那个棺椁,我能带走吗?我看着很不错,应该能卖不少仙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