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记

作者:十二翼黑暗炽天使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笔趣阁顶点 www.biqugedingdian.com,最快更新当上帝重新开始进化 !

    回家的路上,阿匪一直故意走在李修面前,她的眼泪在眼眶里面打转,强忍着没有流下来,只有她知道李修现在还能够在球场上奔跑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哵</span>

    这些年她一直照顾着李修,看着李修一天天失去对自身的控制。

    那个曾经能够随意踢出各种变化球,简直像是可以用脚变魔术的家伙,现在别说用脚,就算是用手,恐怕也很难把球丢进去。

    这些年李修对于身体的控制力越来越差,特别是最近两年,他几乎都已经没有办法使用筷子进食了,他的手抖的实在太厉害了,就算能够夹到菜,也往往送不到嘴里。

    那个曾经无敌于世界的男人,现在连自己的生活都无法自理,虽然李修一直都很乐观,可是看到李修一次次在球场上摔倒,一次次把球踢飞,她心中还是有些酸楚。

    “阿匪,这里的夕阳很美,我们在这里等到太阳下山之后再回去吧。”李修在河堤上坐了下来,看着烧红了半边天的晚霞,和那赤红鱼鳞般的河水,仰着脸,享受着秋风吹抚过脸颊的感觉。

    “喝点水吗?”阿匪拿出水壶,倒了一杯水,递到李修嘴边。

    李修低头喝了一口水,笑着说道:“这么开心的一天,为什么要难过呢?”哵</span>

    “我没有。”阿匪转头抹了一把眼睛,转过脸来冷冰冰地说道。

    “我欣赏过宇宙最初的风景,并且在那风景上涂涂改改信手涂鸦,这是我应该承受的惩罚。”李修眯起眼睛,看着夕阳说道:“我这一生除了没能再见到姐姐之外,也没有什么可遗憾的了。”

    “姐姐会回来的。”阿匪坚定地说道。

    “当然,她一定会回来的,但是如果我的情况变的更糟糕的话,我怕我会连姐姐的模样都记不起来了。”李修看着天边的红霞,微笑着说道:“还好姐姐一定会记得我。”

    “当然。”阿匪点头道。

    两人坐在河堤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直到太阳完全落下去,月亮撒下如雪的月光,才起身踏着月光回老宅。

    当两人回到老宅门口,李修伸手去推门的时候,突然听到阿匪在背后说道:“我们结婚吧。”哵</span>

    李修微微一怔,转过头看着阿匪,苦笑着摇头道:“别说傻话,我现在这个样子,可不适合当新郎。”

    “适不适合,我说了算。”阿匪根本不容李修拒绝,直接拉起他的手,推开了老宅的大门,把李修带到院子里的石桌前坐下,然后自己进了房里,没多时,就拿了一些东西走出来。

    “这是干什么?”李修神色古怪地看着阿匪把两个杯子和一瓶酒放在桌子上面。

    阿匪也不理会他,打开酒瓶,把两个杯子都倒满了酒,然后自己端起一杯,直接仰头一饮而尽。

    放下杯子,阿匪端起另外一杯酒,举到了李修面前:“喝了这杯酒,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

    “喂,我好像还没有同意吧?”李修郁闷地说道。

    “是吗?”阿匪突然伸手捏住李修的鼻子,等李修张开嘴的时候,直接把那杯酒灌进了他的嘴里。哵</span>

    “瞧,你现在不是同意了,现在你是我的人了。”阿匪放下酒杯笑吟吟地说道。

    “你这是强抢民男。”李修无语道。

    “我就抢了怎么着吧?”阿匪说着,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条红色的丝巾,盖在了自己头上:“你若是认了,那就掀开头盖,你若是不认,那就别怪我自己动手了。”

    “这又是何必呢?”李修轻叹道。

    “我不想让自己短暂的生命留下遗憾,我以后可以不要你,但是一定要得到过你,只有我不要你,不能你不要我。”阿匪平静地说道。

    李修神色复杂地看着阿匪,半晌才认真地说道:“你……不后悔……”

    “后悔我就一脚踹了你。”阿匪说道。哵</span>

    “那就一言为定。”李修缓缓抬起了颤抖的手,伸向了红盖头的一角。

    不知道是因为李修的情况又变糟糕了,还是因为心情激动,他的手抖的更厉害了。

    阿匪低垂着头,身体似乎也在微微的颤抖着。

    眼看着李修的手就要碰到红巾一角的时候,突然听到一个声音从门外传来:“想要进我家的门,你问过我了吗?我还没有同意呢?”

    李修和阿匪听到这个声音,同是惊喜的看到大门,可是却并没有看到他们想象中的那个身影。

    只见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穿着十分中性化的粉色女式套装,白色衬衣和白色板鞋,脖子上系着一条领带,脸上戴着一个大大的墨镜,明明还是一个孩子,却偏偏打扮的好似像是女老板一样,一副大姐大的派头,那种反差萌,纵然是根本不认识她的李修和阿匪,都没有办法对她生气。

    虽然那大大的墨镜遮住了小女孩的半个脸,但是只从露出的部分来看,就让人感觉她肯定是个极其可爱漂亮的女孩。哵</span>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阿匪蹲下来,看着小女孩温柔的问道。

    “你应该叫我姐姐。”小女孩却一脸的认真地说道。

    阿匪和李修都有些哭笑不得,但也没有生气的意料,实在是个小女孩太过可爱了。

    “你想嫁给他?”小女孩指着李修问阿匪。

    “是。”阿匪点头回答。

    “喜欢就是喜欢,不矫情不做作,这样的性格我喜欢,这桩亲事,我准了。”小女孩一本正经地说道。

    李修和阿匪都是莞尔一笑,也不知道这小女孩是从哪里来的,虽然古里古怪的,不过却一点也不让人讨厌,只感觉又萌又可爱。哵</span>

    “谢谢你。”阿匪微笑着说道。

    “以后你要叫姐姐。”小女孩再次纠正阿匪,然后打量着李修说道:“你受伤了?”

    “小朋友,你怎么知道我受伤了?”李修有些疑惑地看着小女孩问道。

    “我有眼睛当然能看得到,还有,你这个没有礼貌的家伙,连姐姐都不会叫吗?一样也不可爱。”小女孩撇了撇嘴说道。

    “我为什么要叫你姐姐,你明明那么小。”李修笑着说道。

    “你不是李修?”小女孩笑嘻嘻的问道。

    “我是李修。”李修说道。哵</span>

    “那就对了,你是小修修,那你就是我的弟弟,当然要叫我姐姐。”小女孩狡黠地说道。

    “这是什么道理?凭什么我叫李修,就得当你弟弟?”李修有些哭笑不得。

    “你是灵儿的弟弟,我是灵儿的姐姐,你不当我弟弟,难道还想当我哥不成?”小女孩笑眯眯地说道。

    “你……你说的灵儿是哪个灵儿……”李修不能置信地瞪大了眼睛看着小女孩。

    “除了韩灵儿,你还有其她叫灵儿的姐姐吗?”小女孩歪着头问道。

    “你……”李修目瞪口呆地看着小女孩,一时间竟然有些说不出话来。

    他十分希望小女孩说的是真话,可是这么一个小女孩,看起来只有五六岁的模样,怎么可能会是韩灵儿的姐姐。哵</span>

    “你不相信我是灵儿的姐姐?”小女孩似乎是看穿了李修的心思,狡黠地眨着眼睛问道。

    “你这年纪,确实很难让人相信。”李修打量着小女孩说道。

    “如果不是灵儿把你当宝贝一样,我才懒得认你这样的木头当弟弟呢,家里有一个木头就够了,现在又多了一个,真是让人头疼。”小女孩那故作大人的模样,简直萌到爆炸,实在让人很难生气。

    “你不认识我,这个东西总该认识吧,灵儿说她给了你一个。”小女孩伸手从衣服口袋里面掏出一样东西抛向李修。

    李修伸手去接,可是却没有接住,只见一枚金币掉在了地上。

    “你……你真是姐姐的姐姐……”李修看清楚地上的金币,表情顿时变的又惊又喜,那与韩灵儿送给他的一模一样,绝不会有错。

    虽然很难相信,这个看起来只有五六岁大小的小女孩竟然会是韩灵儿的姐姐,可是那枚金币却不会有错,除了姐姐一脉的人,世界上恐怕不可能再找到同样的东西了。哵</span>

    “看来你伤的确实很重,让我看看。”小女孩走到李修面前,示意李修蹲下,然后白嫩的小手按在了李修的额头上。

    那小手上面出现了金色的光,丝丝金光渗入李修的额头之中,竟然让李修感觉一直嗡嗡作响的脑袋,瞬间变的清明了许多,那令人烦躁的嗡嗡声渐渐的消失不见了。

    李修感觉自己受损的灵识,竟然在被修复,心中又惊又喜。

    阿匪看到李修偶尔会控制不住抖动的肌肉,竟然没有再继续抖动,同样是喜出望外。

    过了一会儿,小女孩收回了按在李修额头上的小手,神色凝重地看着李修说道:“你的灵识比灵儿说的更强,简直强的不可思议,有一部分灵儿的超级神灵体痕迹,却又不完全相同,你的灵识太强,伤的也太重,我也只能暂时缓解,没有能力彻底修复你受损的灵识。”

    “这样已经很好了,你真是灵儿姐的姐姐?”李修笑着的问道。

    “要不然呢?”小女孩笑眯眯地说道:“我叫宝儿,你们可以叫我宝儿姐。”哵</span>

    “宝儿姐,他的灵识真的没有办法修复了吗?”阿匪连忙问道,她不可管宝儿姐是不是真是韩灵儿的姐姐,如果能够修复李修的灵识,让她叫妈她也愿意。

    “我只说我没有能力修复,没说不能修复。”宝儿捡起地上的金币说道:“走吧,我带你们回家,这种麻烦事,只能让那个人去解决了。”

    “那个人是谁?”阿匪连忙问道。

    “你的未来公公。”宝儿眨着眼睛狡黠道。

    “我的未来……公公……”阿匪还没有反应过来那到底是谁的什么,突然看到宝儿双手在虚空中一掀。

    虚空竟然像是幕布一般,被她双手撕开了一道裂痕,竟然撕出了一条空间通道。

    阿匪看的目瞪口呆,这是何等恐怖的力量,竟然能够随手撕裂空间,并且形成空间通道,这可比单纯的破碎空间要难的多。哵</span>

    李修更加知道宝儿这一手有多恐怖,这可不是单纯的撕裂虚空,而是打穿世界壁垒。

    当初李伯阳那么辛苦,才打穿了一个世界壁垒,从他口中所说的监狱世界,来到了这个世界。

    宝儿竟然随手就撕开了世界壁垒,毫无疑问,她是宇宙级的存在,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宇宙级。

    “走吧,灵儿和大家都在等着你们呢。”宝儿一手拉着李修的手,另外一只手拉住阿匪的手,向那空间通道走去,一抹金光从宝儿的手掌上升腾而起,让李修和阿匪的身上都镀上了一层金光。

    两个人被宝儿拉着走入了空间通道之中,他们并没有感觉有任何不适,只是看到眼前的空间扭曲成各种光怪陆离的模样,似是不断变幻的万花筒似的。

    李修正自被宝儿拉着前行,怀中的已经化为宇宙币的金币突然光芒大放,紫白二色光芒冲宵而起,化为一轮太极,瞬间把李修拉了进去消失不见。

    李修只感觉眼前景象一变,自己竟然出现在了光阴隧道终点站的虚空石门前,那枚宇宙币已然落在虚空石门上,随着宇宙币上的紫白二色光芒融入虚空石门,那石门竟然缓缓打开,一抹诡异的光自那虚空石门的缝隙中透出来。哵</span>

    光芒照射在李修身上,李修只感觉身体微微一沉,似有一股巨大的吸力,拉扯着他的身体,让他不由自主的飞向了打开的虚空石门。

    李修挣扎了两下,无法挣脱那股吸力,只好任由那股吸力把他拉进入了虚空石门之内。

    他的身体虽然还是宇宙级,但是因为灵识受损,很难控制身体,能做的事情实在不多。

    轰隆!

    在李修被吸入石门的一刹那,虚空石门就直接关闭,所有的光彩都消失不见,像是从未曾打开过一般。

    李修双脚碰触到了实物,这才发现自己竟然来到了一座巨大的虚空巨坟之前。

    在那如山一般的虚空巨坟之上,插着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有常见的刀枪剑戟,有些不寻常的李修都没有见过,甚至还有一口黑锅插在坟头之上。哵</span>

    在那坟头的最高处,插着一面布幡,幡上写着四个字“算尽天命”。

    “欢迎来到没有神的世界,这里将是你开始的地方,也将是你结束的地方,请将一件能够代表你身份之物留在天墓之上,如果你在那里死去,那么这件东西将是你最后的墓碑。人在物在,人亡物折。无论你以前是神还是魔,是仙还是圣,自此以后你都只会作为一个人在那恐怖的世界之中挣扎求生,那个世界没有神魔仙圣,因为在那个世界当中,哪怕是一个最普通的人,曾经都是一方世界的主宰,而在那个世界当中,也不过就是随时可能会死亡的普通人而已。而你要做的就是活下去,活着走到最后……”坟前没有任何刻字,如无字天碑一样的墓碑突然间光芒大放,声音在李修的脑海中响起。

    “我走错路了,不想去那什么没有神的世界,能不能让我回去?”李修看着墓碑叹气道。

    “走错路了……”那声音竟然再次在李修的脑海中响起:“真是有意思,这种地方也能够走错路吗?没有宇宙级的力量,你根本不可能来到这里,既然你是宇宙级,那就没有走错。无论是走没有走错,都没有回头路了,你必须要走下去,神、仙、圣、魔,谁来了都一样。”

    李修知道这里应该就是李伯阳的世界了,闻言笑道:“我是宇宙级没有错,但是我的灵识受损,连自己的身体都控制不了,根本没有能力继续走下去,去了又有什么用?”

    墓碑之上再次绽放光芒,那光芒沐浴李修的身体,片刻之后,李修脑中再次响起那诡异的声音:“奇怪……真是奇怪……你的灵识竟然损伤到这种程度……不应该啊……你到底做了什么……”

    “也没做什么,就是稍微修改了一下宇宙的本源数据。”李修随口说道。哵</span>

    “胡说八道……纵然是小宇宙的本源数据……也不是区区一个宇宙级能够修改的……”诡异声音冷声道。

    “可能我的表达有误。”李修把自己看到那些数据流,然后将其修改的过程说了一遍。

    李修说完之后,诡异声音竟然许久没有再出现,等了好一会儿,李修忍不住又要开口说话的时候,那诡异声音又再次响起:“你的灵识之强,在我所见过的小宇宙来客当中,是绝无仅有的存在,可惜了。不过规则不能改变,你既然来了这里,就再也没有回头路,只能继续走下去。虽然机会很渺茫,不过你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如果你的运气足够好,出生在一个正确的地方,也许你的灵识很快就能够恢复,并且变的更强,不过那太难了,像那样的地方,万中无一,希望你的运气足够好,在天墓之上留下你的信物吧。”

    “看起来我好像也没有别的选择了。”李修正在思索着要留下什么的时候,突然感觉整个虚空巨坟晃动了一下。

    下一秒,那坟头上方,竟然出现了一个空间裂痕,一个身影自那空间裂痕之中冲了出来,重重踩在了坟头之上。

    “宝儿姐!”李修看清楚那落在坟头上的身影,不由得微微一怔,继而大喜过望。

    “谁人竟然敢擅自闯入天墓……”墓碑之上传出恼怒的声音。哵</span>

    嘭!

    宝儿飞身而起,落在了墓碑之上,踩着墓碑笑吟吟看着李修说道:“小修修,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让我找的好辛苦。”

    “你有没有听我说,这里不是你怎么来的地方,你擅自闯入天墓,该当……”

    墓碑的话还没有说完,宝儿突然脚下用力一踩,丝丝金光透入墓碑之中,顿时让那墓碑的声音戛然而止。

    “你不乖哦,我在和小修修说话,你妈妈没有告诉过你,不要随便打断别人说话吗?”宝儿眨着眼睛说道。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这样才乖嘛。”宝儿一跃而下,来到了李修面前,拉起李修的手说道:“小修修,我们走吧,灵儿她们还等着呢,别让她们等的太着急了。”哵</span>

    “那个……我们能不能商量商量……”墓碑中的声音再次响起,却没有了开始的高高在上姿态。

    “你又不乖了吗?”宝儿转头瞪了墓碑一眼。

    李修看到墓碑很明显的颤了一下,心中暗道:“宝儿姐看起来又萌又可爱,这身本事却厉害的很,竟然把那墓碑吓成了这个样子。”

    “不是……不是……我只是想要和您商量商量……您的这位朋友,灵识强悍之极,但也正因为如此,所以就算您把他带回去,在小宇宙当中,也不可能修复他的灵识,想要修复他的灵识,只有在这个世界才有可能做到。”墓碑连忙说道。

    “你不会骗我吧?”宝儿眨着眼睛问道。

    “我怎么敢骗您呢,您可是基因吞噬者血脉,我骗谁也不敢骗您啊!”墓碑连忙赌咒发誓兼解释:“以您的能力,修复普通宇宙级的灵识应该不是什么难事,您应该也试过了,他的灵识根本不是小宇宙级的力量能够修复的。”

    “那该怎么办呢?”宝儿一脸期待地看着墓碑说道。哵</span>

    “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他进入没有神的世界,我知道那里有一些能够修复灵识的地方,只要他能够在那些地方出生,灵识不但很快就能够修复,而且还能够更进一步,以他的灵识天赋,将来必定会有天大的作为……”墓碑说道。

    “你不是说,那种地方万中无一,基本上不可能随机得到吗?我的运气一向不好,还是算了。”李修开口说道。

    “这个……其实我可以帮你一把……让你有很大的概率可以在那种地方出生……”墓碑吞吞吐吐说道。

    “你竟然这么厉害?”宝儿一脸惊讶,好似很崇拜似的。

    “那是当然了,我可是……”墓碑竟然有些得意起来。

    “你可是什么?”宝儿眯起眼睛看着墓碑。

    墓碑顿时打了一个寒颤,连声说道:“什么都不是,在您面前,我什么都不是。”哵</span>

    “你把所有出生的地方都给我看看。”宝儿心中清楚,这墓碑说的没错,她都修复不了李修的灵识,就算把李修带回去,能够彻底修复的可能性也很低。

    “这可使不得……我哪有……”墓碑连忙说道。

    “不行吗?”宝儿的小脸阴沉了下来,推了推脸上的墨镜,恶狠狠地盯着草原。

    “也……不是不行……”

    “我就知道你最乖最厉害了。”宝儿顿时喜笑颜开,小手拍着墓碑,像是在哄三岁小孩一般。

    “我……”墓碑心中都已经有骂娘的冲动了,可是却不敢出声。

    只见墓碑上面光芒闪烁,不一会儿就出现了一幅巨大的地图,地图无比庞大,比星图还要复杂。哵</span>

    在地图上面有着许多闪亮的地方,墓碑说道:“那些有光的区域,就是可以降生的区域。”

    “你把那些区域有什么好处和坏处都给我讲清楚。”宝儿和颜悦色的问道。

    墓碑还没有说话,宝儿又补了一句:“小碑碑,你知道我最讨厌有人骗我的,你不会骗我吧?”

    说话的时候,宝儿小手拍了拍墓碑。

    “您再借给我一个胆,我也不敢啊。”墓碑身子一颤,都快哭出来了。

    “乖,别哭,我相信你是个乖孩子。”宝儿笑眯眯地安慰道:“那就赶快说吧。”

    墓碑只好一个区域一个区域的讲解,可是那些区域实在太多了。哵</span>

    “小修修,你怎么看?”不知道讲了多久,墓碑还没有讲完,宝儿就直接打断他看向李修问道。

    “宝儿姐,能帮我照顾阿匪吗?”李修正色道。

    “你放心,有姐姐在,没人能欺负她,放心的去吧。”宝儿认真地说道。

    “还有几件事……”李修说完之后走到墓碑前,指着地图上一处光亮的地方说道:“我就选择去那里吧。”

    “那里……不行……”墓碑叫了起来。

    “不行吗?”宝儿露出了两颗小虎牙,似笑非笑地看着墓碑,她和李修早就听出来了,那地图上面的光亮处是有等级划分的,越高级的地方就越有利,虽然墓碑没有说,可是宝儿和李修都判断出来了,李修选的地方,是其中最高级的三个区域之一。

    “也……不是不行……那就选那里吧……”墓碑立刻软了下来。哵</span>

    “对了,小修修这么可爱,他就要独自一个人去那么危险的地方冒险,你不送点礼物给他吗?”宝儿乌溜溜的大眼睛望着墓碑,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我一个墓碑……我哪有什么东西能送给他啊……好吧……我这里有一点点小小的能量……能够帮助他转化守护者时有些好处……”墓碑说道,从身体内挤出一道光芒,打入了李修的身体之内。

    “我的祖奶奶……我真的什么都没有了……”见宝儿还想说什么,墓碑都要哭出来了。

    “好吧。”宝儿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

    “请您在天墓上留下代表身份的信物。”墓碑大喜,连忙向李修说道。

    李修想了想,取了一枚戒指放在坟头上。

    戒指落在坟头上之后,墓碑上面光芒闪耀,出现了一个诡异的时空漩涡。哵</span>

    “宝儿姐,谢谢你,帮我和灵儿姐说声对不起,等我回来之后,立刻就去找她。”李修无奈地说道。

    “好。”宝儿指了指坟头最高处的那杆“算尽天命”布幡,神神秘秘地说道:“如果你在那边遇到了什么困难,就去找那杆布幡的主人,那个人虽然不怎么靠谱,不过应该会有点帮助吧。”

    “它的主人是谁?”李修好奇地问道。

    可是还没有等宝儿回答,李修就已经被吸入了漩涡之中,转瞬间消失不见。

    “生命能量评估中……新手等级1……守护0……发现可转化为天命守护的生命体……转化中……发现天命能量……天命守护升级为超级天命守护……超级天命守护星空下的未嫁新娘与宿主拥有特殊契约……转化为超级本命守护……发现可转化为天命守护的生命体……龙脉灵转为天命守护……能量重组……重组失败……该生命体无法转化为独立存在的天命守护……发现可转化为天命守护的生命体……半神刹那转化为天命守护……能量重组……重组失败……该生命体拥有双重灵魂……无法转化为独立存在的天命守护……发现可化转为天命守护的生命体……绝地武士转化为天命守护……能量重组……重组失败……该生命体拥有双重灵魂……无法转化为独立存在的天命守护……”诡异的声音不断在李修脑海中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