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七百三七章 攻陷驿站

第一千七百三七章 攻陷驿站

笔趣阁顶点 www.biqugedingdian.com,最快更新天唐锦绣 !

    横穿鄂拉山的山口很是狭窄崎岖,只中间弯弯曲曲一条供马车行驶的道路,两侧全是断壁悬崖、乱石杂树,商队缓慢通行的时候还好,可此刻需全速行军则步履

    维艰。  只能三四骑并行的山路将两千人的队伍拖得很长,战马行驶其间稍有不慎便踩踏路旁的石块土坑导致战马受伤,可素来冷静的论钦陵此刻却顾不得这些,不

    断下令全军提速,受伤的兵卒抛在身后任其缓缓跟随。  他曾不止一次穿越这处山口出入吐蕃,所以对通行时间有着准确的估算,但或许是最近下过暴雨亦或是其他什么原因导致山坡、悬崖上的碎石纷纷滚落,虽

    然此前大抵是有商队将路面收拾了一下,可依旧难行。

    原本足以穿过山口的时间现在只走了一半,这让论钦陵忧心如焚。  与三弟约好的时间已经到了,自己迟迟不至,三弟就只能独自面对那录驿的守军,勒布杰虽然有勇无谋,可万一脑子灵光一闪决定率先出兵迎战三弟,那可

    就麻烦了。

    一想到勃论赞刃此刻或许已经被勒布杰率领精锐铁骑团团包围予以围歼,论钦陵就急的心头冒火。  前进途中不断遇到对方斥候,暖泉驿被破的消息肯定会传到那录驿,自己的行踪已经全数被勒布杰掌握,一旦勒布杰率先击溃勃论赞刃,然后整顿兵马固守

    那录驿将自己堵在这山口之中,那自己这两千人马可就插翅难飞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局势愈发不利,但好在自己派出的斥候始终没有发现敌人封锁山口的迹象,这也就意味着即便勒布杰果真主动出击,此刻仍未能结束战斗。

    只要再快一点,或许还能趁着勒布杰出兵在外之时趁虚突袭那录驿,然后与三弟会合于野外将勒布杰歼灭……  前头出现敌人斥候的频率越来越密集,但始终唯有坏消息传来,这让论钦陵焦急的心绪缓缓平静下来,事实上走到这一步,再是担忧恐惧都无济于事,最坏

    的情况也不过是殊死一搏而已。

    终于在天色全黑之前,一马当先的论钦陵驶出山口,眼前豁然开朗,广袤的大非川在夜色之下隐隐约约,预想之中的敌人封锁山口始终不曾出现。

    这就意味着勒布杰要么固守那录驿、决一死战,要么出击勃论赞刃却尚未结束战斗,无论哪一种可能,对于当下的论钦陵来说都是好的不能再好。

    “突击手准备,携带好震天雷,随我攻破那录驿!”  唐人的震天雷不仅野战的时候好用一炸一大片,用以攻破城池更是堪称神器,再是坚固的城墙只需调整震天雷的用量肯定可以将其炸塌,论钦陵打算延用攻

    陷暖泉驿的策略,先派出突击手将那录驿的围墙炸塌冲进去,攻陷那录驿之后再从长计议下一步如何应对。  两千兵卒各个兴奋异常、战意高昂,这一路又是暗度陈仓又是百里奔袭,一场暖泉驿的大胜使得全军士气前所未有的高涨,终于体会到唐军那种横行天下攻

    无不克的畅快。  两千人马自山口山洪一般奔涌而出,直奔半山腰处的那录驿,等到了驿站之外几个突击手正要上前于围墙之下引爆震天雷,便见到那录驿的大门缓缓打开,

    一些兵卒鱼贯而出跪在地上……

    论钦陵眨眨眼,这是……开城献降?

    好歹也是吐蕃东北部边境的重镇,难道都不抵抗一下吗?  论钦陵有喜有忧,既然那录驿在自己兵锋之下开城献降,那就说明勒布杰不在驿站之内,否则以其坐拥数千兵马的实力绝无不战而降的道理,这也就意味着

    勒布杰果然主动出城去攻击勃论赞刃……可不知三弟能否挡得住?

    但此刻来不及顾忌其他,率领麾下兵卒风卷残云一般冲进那录驿,将所有守军缴械驱赶至城外,然后将几个幕僚抓到眼前逼问一番,这才知道原委……  气势汹汹稳操胜券的勒布杰被勃论赞刃阵中斩杀,全军溃散降的降逃的逃顷刻间烟消瓦解,有溃兵返回那录驿通知战况,留守的幕僚、兵卒大惊失色,想要

    逃跑却陡然发现已经无路可逃。

    那录驿纵贯南北,可向南逃是大非川,击溃勒布杰的勃论赞刃正整军前来,道路已被堵死;向北穿越山口可逃回吐蕃,但论钦陵正率军由山口赶来……

    无奈之下只能决定投降,那两兄弟谁先来,就向谁献城投降。  论钦陵大喜过望,虽然素来知晓自家弟弟的勇武,可勒布杰也不是说明小猫小狗,有勇无谋还能被其兄赤桑杨顿推到镇守那录驿这个位置就足以见得其“勇”不是高得一点半点,现如今被勃论赞刃阵前斩杀,能够极大的提振噶尔家族士气,同时更能震慑逻些城,让那些原本就与赞普面和心不和的部落们多一条选择的

    道路。

    阵斩勒布杰,比连续攻陷那录驿与暖泉驿的战略威慑还要更重几分。

    当下,论钦陵指挥部队接受那录驿,俘虏被集中起来加固围墙、大门、疏通排水设施,商旅们则被驱逐。

    几伙商贾一日之间遭遇了大起大落,感叹人生之波澜起伏,见被驱逐,便一起推举出一人代替大家去找论钦陵,想要讨要回被没收的货殖财物。  为首一人笑容可掬,见到论钦陵执礼甚恭:“吾等不敢在此耽搁将军的军务,这就离去,只不过希望能将被没收之货殖交还,吾等都是小家小户,实在是经受

    不住这般巨大的损失。”

    这年头行商最怕就是遇到兵灾匪祸,寻常时候固然不说一本万利但也挣多赔少,总能维持下去,可一旦遇到兵、匪动辄血本无归,的确经受不住。

    论钦陵一脸奇怪:“你们的货殖是被勒布杰没收的,想要回来自去找勒布杰,凭什么跟我索要?”

    商贾:“……”

    你想我下去找勒布杰吗?

    更何况我若是敢找勒布杰索要,初始之时也就不会任其没收,再说勒布杰不给我们唐人面子,你论钦陵总不能不给吧?

    你们噶尔家族现在可是在大唐羽翼庇佑之下……

    商贾好整以暇,整理一下衣冠,鞠躬施礼:“在下范阳卢仁晟,见过将军。”

    论钦陵愣了一下:“你是唐人?”

    “如假包换。”

    “范阳卢氏?”

    “幸甚幸甚。”

    论钦陵瞪着眼睛看着这位自称出身范阳卢氏的商贾,一句脏话到了嘴边差点吐出来。

    你说你一个范阳卢氏子弟早早自报身份就行了,为何非得绕扯半天说了一堆废话?

    范阳卢氏与房家乃是姻亲,房俊的母亲便是出身范阳卢氏,以噶尔家族对房俊的依赖以及忌惮,他绝对不可能没收范阳卢氏的财物。

    至于确认身份以免被诳骗他想都没想,没那个闲工夫,所以宁可被诓骗也绝不能冒险,否则若当真是范阳卢氏子弟,自己可就将房俊给得罪死了。

    咱们还是盟友呢,我亲戚在你地盘上被你没收财物,你噶尔家的二少爷好意思?  论钦陵挤出一个笑容,摆摆手:“我与越国公情深意笃、交情深厚,你若早早报出身份岂不更好?将你的货物全部带走,莫去逻些城了,速速回去大唐吧。去

    到长安给越国公带句话,就说我‘一日不见如三秋矣’,盼望他朝重逢、共谋一醉!”

    “将军放心,这句话我一定带到。”

    “赶紧走吧。”

    “多谢!”

    商贾转过身,带着自己的伙计随从去将自家的货物挑出来装车,其余商贾围拢上来。

    有人不满:“咱们推举你去与论钦陵谈,怎么到头来你家的货物被放还,我们却依旧没收?”  商贾抱拳,歉然道:“诸位,非是我自私只顾自己不顾大家,实在是这货物之所以返还并非我谈成了,而是借助越国公之虎威人家论钦陵给面子罢了,给大家

    讨还货物实在是无能为力。”

    “嘶,越国公这么威风,你只是提了一下,论钦陵就给面子?”

    “房二郎之虎威不仅遍及大唐更威慑番邦,厉害呀!”

    “可惜啊,咱们没一个好亲戚……”  范姓商贾不在意诸人的羡慕嫉妒,抱拳道:“此番侥幸得回货物不辱主家使命,已是幸甚,逻些城是万万去不得了,这就打道回府向主家复命,诸位就此告辞

    ,山高水远,来日再会。”

    “范兄一路珍重。”

    “走好走好。”

    眼瞅着范姓商贾带着随从伙计驱赶着马车出了那录驿一路向南横穿大非川直奔日月山大唐边境而去,剩下的商贾们面面相觑。  没一会儿便被论钦陵全部驱逐,不仅全部货物没收,更是连半个铜板都没给留,只丢给一些发霉的胡饼便打发了,这些人没辙,顾不得刚才对人家冷嘲热讽羡慕嫉妒,只能赶紧加快脚步追着范姓商贾去了,返回大唐这一路上若是没有范姓商贾的帮衬,他们这些人怕不是得饿死几个……